Across the Great Firewall with IPv6

在计算机世界里,从未有第二样东西,像 GFW 一样,让我深深地讨厌上它。

无法理解,在网络时代,这项策略的制定者究竟是何等地愚昧?为了所谓的“维持稳定”,为了所谓的“敌对势力”,不惜与世界决裂,对于“谣言”,不想去澄清,反倒是封锁。可笑可笑!

我本只操心程序事,孰料 GFW 越来越放肆,自从 Google 撤离以来,Search 时断时续,Docs 不能用,Groups 也不能用,更别提 YouTube 了。还有 Facebook、Twitter,… …。

我本不会看轮子的宣传,也对政治八卦没丝毫兴趣,但是 GFW 一股脑对这些网站 Say No,实在让我失去了查阅优秀资料的机会。于是,我尝试过 tor,但后来失效了,直到我购买了米国主机服务,使用 SSH 代理,才能”偷偷摸摸”看看这个世界。

[ Read More » ]